杂谈《盛宴不散》

  • 发布时间:2017-05-04 17:33:48
  • |
  • 作者:谷城县图书馆
  • |
  • 阅读次数:124次

民以食为天。食乃生命之源,精神之本,文化之根。由饮与食组成的宴席,是历史的缩影,风俗的汇聚,经济的凝结,社会的反映。

谷城,居南北交汇之地,融东西贯通之塞,襟荆楚,纳巴蜀,拥中原,文化集采众长。

谷城,因神农尝植五谷而得名,西周封谷国,隋朝始称谷城,历史源远流长。

谷城的宴席,不拒川味之麻,兼收湘味之辣,融合闽越之腥,吸纳粤广之甜,各种面点杂陈,大众谷物当家。于此,既有丰富多彩的大餐,又有特色独具的小吃。

历数谷城风味餐饮,真叫人垂涎三尺胃口大开。号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石花空心奎面,纤纤之丝,尽皆空心,观之奇巧让人匪夷所思,食之温软让人七窍舒坦。相传周文王娘娘款待爱婿的盛康酱煲肉,油而不腻,肥而不厌,虽然质朴却饱含隆重,将大菜做到极致。因“甚闻霜薤白,重惠意如何”之名句而名震遐迩的薤山薤白,尝雨露,浸霜风,辛而不辣,甘而不甜,去腥,去火,去躁,是货真价实的绿色食品。更有晶莹剔透的紫金熏腊肉,浑厚圆润的庙滩芋头,白净清爽的冷集山药,异香扑鼻的茨河腐乳,酸辣可口的酸姜面,糊里糊涂的糊辣汤。

历史犹如江河,既有浩浩荡荡之顺畅,亦有干涸枯竭之曲折。建于百废待举之基,恰逢资本勃升之时的社会主义中国,不可避免地遭遇了艰难。曾几何时,连一顿饱饭都成了奢谈,更遑论豪华盛宴?

我们曾经热切地羡慕邻居的小胖儿,是红薯滋养了他的茁壮;我们曾经辛酸地讥谈山顶的翠花儿,是苞谷糊成就了她的尖嘴猴腮。榆树皮、火龙根、橡子面着实让我们饱尝了生活的艰辛。童年的欢乐,只能在田埂的巴掌胡、山野的羊不奶、刺蓬的蒙蒙果中找寻。

改革的春风,吹醒了沉寂的土地,复苏了人们的热情,从饥饿中走过来的大人小孩儿,对食物的追逐,就像宗教的图腾,几近于顶礼膜拜。曾经由酱豆子侵蚀的胃,对细米白面的渴求被无限制地放大,逢年遇节因撑坏肚皮而走进医院的人不在少数。

正因为如此,所有的宴席,都只局限于动物的身体上,整鸡子、整鱼、整蹄膀……似乎有了动物就有了营养,有了数量就不再有饥饿。

“八大碗”是村宴的例规,蒸肉、红肉、炖蹄、样肉因荤菜之高贵身份,无可争议地迈着方步姗姗来迟。落口消化的米粉蒸肉,形似梳子背儿的盐菜红肉,一上桌子便被双双筷子扫荡一空。肉片儿的厚薄是衡量主人实诚的标尺,奶奶“走人家”回来,中心话题就是评价餐桌上菜量的多寡,味道的好差。至于“样肉”,也许是我少见多怪,至今未识庐山真面目,因为席面上多以糯米做成的“样饭”代替。

我们没有理由指责人们对食物的盲目崇拜,更不能讥讽孱弱的小个子一下子成为大腹便便的胖身子。任何一个由饥馑走向温饱的民族,都会有这样一个转型的过程。

饮食不仅仅是为了维持生命,更是精神和文化的综合体现。严格地说,温饱年代的宴饮是没有文化含量的。粗瓷海碗只是一种实用的容器,根本没有美感可言。

仓廪实而知礼节。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物质的不断丰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盛宴年代才真正到来。

色是形状之美,香是营养之美,味是健康之美。色香味俱佳的宴席成为人们新的期盼。

在此条件下,谷城的五大酒店渐渐确立霸主地位。谷城宾馆以正统领军,建敏美食城、元春酒店、国富大酒店、和缘酒店异军突起,纷纷跻身五强之列。传统大菜再展新姿,特色小吃翻新花样,山珍海味登上餐桌。五大酒店推陈出新,谷城盛宴几呈登峰造极之势。

便当早餐、夜市烧烤、域外名点亦不甘落后,竞相登陆谷城,让山乡人民大快朵颐的同时,也开阔了人们的眼界,丰富了人们的思想。

不容忽视的是,谷城餐饮始终贯穿着博取众长,杂合大家的理念。单就一碗牛肉面,便可看出端倪。红的辣椒,是湖南人的最爱;圆的花椒,是四川人的口福;白的大葱,是山东人的常食;青的芫荽,是广东人的传统。面条下面垫着翠嫩的豆芽,加上一碗香浓的汤汁,实在多姿多彩啊。

更有本地特产为谷城盛宴推波助澜。无酒不成宴,酒数石花,霸王醉虽不常喝,三品、五品却是必不可少的;茶有筑阳翠峰、汉家刘氏、五山玉皇剑,让“茶余饭后”不再虚于书本之中。

谷城盛宴不仅让谷城人大饱口福,也让周边县市襄阳、老河口、保康的食客趋之若鹜,他们不怕耗时、驱车之累,撵到谷城宴饮宾客。

基于营养、健康的标准,谷城宾馆隆重推出“谷香源食府”,着意传承谷城餐饮文化,打造谷城特色品牌;元春酒店主打“春又生”野菜,一句“菜篮子从大山里拎出来”的广告语,尽显绿色食品的真谛。

我们还欣喜地看到,由谷城宾馆商旅有限公司总经理江晓馥牵头的谷城餐饮协会即将成立。可以设想,有统一的组织领导,谷城菜系必将形成,餐饮文化必将定位,以餐饮为纽带的谷城经济必将呈现一个崭新的亮点。